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高度城市化下的城市黑洞
——城市失用地


http://www.jslib.org.cn   2015-10-22 09:16:00    

 

    当前社会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高速城市化的进程中总有一些被我们忽视或错误利用的领域。而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土地问题一直是所有目光的焦点。有哪些区域暂不具备社会、经济、文化价值但亟待开发?又有哪些区域正在拖整个城市的后腿,负面影响巨大?针对这些社会热点问题,10月11日,南图讲座诚邀东南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中国社会学会城市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何志宁老师,为市民解读和分析全新的概念——城市失用地。
    讲座伊始,何老师简明扼要地阐述了零价值区和负价值区的概念。他指出,零价值区是指在城市中不创造任何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区域。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类区域有使用价值,但商品价值暂且为零。但这样的零价值是相对的,该类城区一旦被改造、开发利用或体制转变等,会即时产生新的使用价值和商品价值。这些显性的使用价值包括:经济价值、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负价值区则是指在城市中不但未创造正价值,反而由于各种原因出现负价值的区域。即对城市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起到负面和破坏作用的地区。对于产生负价值区的一般基本原因,何老师归纳了八大方面。第一,体制原因:城市中因政府和政策原因造成的土地资源浪费和社会负效应,如基于贪腐背景的政府批地项目。第二,经济原因:城市中因经济活动的衰败而出现的区域,如废置的厂房仓库和房地产烂尾楼等。第三,生态原因:城市中存在污染性基础设施和产业企业的城区以及如城市垃圾场、核辐射源、被污染的滨水区等其它原因形成的点污染源区域。第四,功能原因:如城市中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有安全威胁和噪音污染的位于市区的加油站、机场和火车站等必要功能设施可同时对城市构成负面影响甚至威胁。第五,社会原因:如犯罪吸毒人员聚落和非良性循环的城市贫民窟等亚文化群体聚居区。第六,文化原因:如历史文化遗址或存在现代文化元素的城区中的负面因素对城市、公众和社会文化起着负面和破坏的作用。第七,自然原因:城市中受塌方、泥石流、洪水、内涝等地质灾害破坏和威胁的地区,影响着居住功能等城市一般功能的安全运行。第八,规划原因:城市发展缺乏长期科学规划而不断重复建设和改造所引发的持续性的对城市正常经济社会运行的干扰,如持续的城市公共工程区域和私营工程区域所造成的连续交通堵塞、空气污染、土壤污染、噪音污染、灯光污染和水体污染等。
    紧接着,何老师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新城市边缘区。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城市近郊区和远郊区,而是指城市中心的“新边缘区”,如城中两个行政区的结合部、特殊功能区和未开发或需要复兴的城区。具体来说,就是指城市中呈零价值和负价值的城市用地,也就是价值结构性失衡之城市空间,即城市黑洞。基于机制性和结构性原因考量,何老师归纳出了五大类型的城市失用地。一,基于政府权力,因政治权力被滥用造成土地价值贬值。包括政府部门用地、军事用地的去功能化受权力保护以及政府和企业非经济功能的指令性用地,如特权阶层的休闲疗养地等。二,基于个体利益。经济个体或行政个体在城市整体管理缺失的情况下,为着本体利益,局部占有城市稀缺土地资源,却未使之形成应有的使用价值、社会价值或经济价值。例如对属于公共物品的旅游景点的占有,或者个体或单位圈占囤积附属土地,但未作有效利用。三,基于无序经济缺乏监管的“经济精英”政经权力膨胀、违反经济规律和法规制度所导致的地价贬值。包括城市中源于经济集团和群体利益的废弃老工业区和仓储物流区、在建的有使用价值但无商品价值(或有价无市)的房地产区,和产业业态呈低价值或负价值业态的生产用地等。 四,基于文化僻陋。这是由封闭排他的壁龛意识或权力意识文化造成低地价。其中城市不同社会群体或阶层基于集团利益、社会区隔和社区安全等而建立的围墙围栏用地及附属地带等就是典型的例子。在这个类型里,何老师特别强调了独立墙壁文化。他认为,画地为牢的后果有三点,其一,围墙与护河本身面积和划归的“空余”土地使土地无效化,是大量不显性的“零价值区”。其二,罔顾城市规划整体性的隔断阻隔了城市空间的通达性和便利性,违反了勒.柯布西埃(Le Corbusier)城市道路通达性原则。其三,地理空间上的阻隔显性地转化为城市在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上的阻隔,甚至撕裂社会群体,强化社会分层和阶级冲突,影响社会稳定。五,基于生态歧视,这是城市规划师和政府权力的合谋滥用造成的理念错误所导致的负价值区。主要表现为规划造成城市生态环境恶化使土地价值下降,以及大面积去功能化的城市硬质地面使土地价值下降。
    综合以上的类型分析,何老师认为关于价值结构失衡而形成的城市黑洞,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作用其中——权力文化意识。这是深锲在不同社会群体和每个个体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里的,成为一种普遍的权力生态意识。何老师进一步解释道,有一种表现得非物化的、非显性的和非工具性的权力,它与经济规律无关,而是一种权力文化意识,这样的权力文化意识是深锲在不同社会群体和每个个体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里的,成为一种普遍的权力生态意识,这种权力意识在有着悠久封建历史、现实威权体制和固化的等级意识、分层文化和歧视传统的社会里会被放大。而这样的权力文化意识在发展中的、资源稀缺而分配过程和结果均不平等的高度城市化的社会和高城市化时代,更会被人们持续强化、深化和泛化,成为一种虽隐性但普遍深刻存在的社会权力场域,从而在文化和结构上深刻影响着城市的面貌和发展。
    讲座尾声,何老师总结道,在发展中国家的高度城市化的进程中,基于权力文化所形成的对所有稀缺资源的占有欲,会通过意识途径进行散播,由上至下地传递到各个社会阶层和社会群体,成为一种在城市中普遍存在的基本意识形态。在此社会文化基础上,我们对土地的利用就是排他性、掠夺性、损耗性和利用性的,强调追逐权力符号而不是实用性,从而也造成了大量的零价值区和负价值区,出现了城市黑洞,即城市失用地。但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一样,“城市黑洞”也意味着巨大的潜在的隐性的经济、社会、文化能量,这些能量对于高速城市化进程中对稀缺资源、尤其是稀缺土地资源的再生性利用,具有重大的意义。城市中大量存在的零价值区和负价值区也意味着城市中还存在经济、社会、文化领域的新机遇、新增长点和新发展空间。随着人口的增长和资源集聚基础上的高度城市化发展,城市中的零价值区和负价值区问题将日显突出,我们必须及早解决这一学术和政策难题,以充分激发这类城区的价值潜力。(田梓)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