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消失的南京旧景


http://www.jslib.org.cn   2016-03-31 12:35:00  来源:《中国文化报》  

 

  3月26日,南京图书馆特邀文化史学者黄强先生做客南图讲座,主讲《消失的南京旧景》。
  首先,黄老师用林徽因的话做了开场,“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为的是这座城。” 林徽因这段深有感触的话用作对待南京,南京城,南京景,也是非常贴切的。黄老师说,上世纪50年代,梁思成先生为北京城墙被拆奔走;朱偰先生为南京城墙被拆除不遗余力而被打成右派。朱偰头上的一顶“右派”帽子,换来了一座城门的留存,但是他著作中的很多景点,如五台山百步坡上袁枚墓、水西门内江西会馆、水西门城门、龙蟠里薛庐、城南刘园、胡家花园、莫愁湖放鸭等等,上世纪30年代还存在着,仅仅过了四五十年,就被毁坏得没有了踪迹。留驻南京的历史印痕,保存影像中的老南京,再现南京历史文化最后的一抹余晖,让人们可以在老图像中感受南京历史的厚重,欣赏曾经就在我们身边的美景,从而热爱我们的城市,注重我们居住的环境,这些是我们当前所急需做的工作。
  接着,黄老师通过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详细叙述了三个极具代表性的、曾经的美景。
  1、两小无猜长干里。小时候读古诗,只知道长干里在金陵,并不清楚在金陵何处。长干里大致在现今南京中华门外的雨花台到长干桥一带。六朝时期的长干里,不仅是繁华的商业区,也是高级官僚的住宅区。著名文学家、东吴大将陆逊的孙子陆机、陆云,未入晋前也曾在长干里越城附近居住。李白在《长干行》里有两句千古名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就发生于此。长干里曾经是文化人热衷的居住地,也因为长干里一带文化事业的发达,明代著名的大报恩寺距离长干里不远。明末清初大画家龚贤在定居虎踞关半亩园之前,也曾在长干里居住。长干里曾经是市井味浓厚的居民区,“老子栽花百种多,清晨担卖下前坡。三间古屋无儿女,换得鲜鱼供阿婆。缫丝织绣家家事,金凤银龙供天子。花样新添一线云,旧机不用西湖水。”(郑板桥《长干里》)对鳏寡孤独老人,体贴入微,照顾周致,这是中国传统的孝道和勤劳美德在长干里活生生的写照。
  2、清凉山与清凉古道。清凉山在南京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用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来概括并不为过。就其体量来说,只是一座小山冈,南北仅有900米,东西宽也不过800米,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海拔只有63.7米,说它是“山”,倒不如称它为“丘冈”更合适。但是清凉山的名望却不小,这里有中国禅宗史上声名显赫的清凉寺,金陵四十八景的“清凉问佛”出于此处;清代金陵八家之首龚贤这样的大画家,经常登上清凉台,并在清凉山附近建有半亩园;清代桐城派大师姚鼐曾在此主持古崇正书院。此外,扫叶僧居住的扫叶楼,诸葛亮驻马观察南京山川地形的驻马坡,以及具有神奇功能的还阳井等历史古迹,至今还在,使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清凉山闻名遐迩。
  六七十年前,清凉山周围的的交通还不是很方便,没有现在的道路。到清凉山是需要攀登和走山路的。因为山林茂密,树绿叶繁,曲径通幽,同时清凉山靠近城区,一些喜欢寻幽访古的文人,常常到清凉山寻找情调,言情小说家张恨水便是其中的一个。
  清凉山文化概括为南京的精英文化,与秦淮河的香艳文化、妓女文化对立,围绕清凉山的名人、名景、名事,才是南京文化的代表,才是积极向上的金陵文化。
  3、南京何处谢公墩。谢安、谢玄、谢灵运,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与南京也有很大的关系,通常他们都被称为谢公。谢公墩景点有几处,但谢公不是一个人。谢公墩,就是谢公遗迹之纪念地。谢公墩在南京有两处,一处在冶城,一处在钟山。宋代王安石定居南京半山园时,钟山的谢公墩遗迹,因为王安石经常登临而逐渐彰显。
  最后,黄老师总结说,如果我们再不重视古迹的保护,要不了多久,存世的不可复制的古迹、文物,将还会遭遇继续的破坏。假古迹、伪文物,丧失了历史、文物真正的价值。城市建设固然需要,文化的传承更重要,保护物质遗产迫在眉睫,我们任重道远。(施吟)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