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漫谈中国古代的宗族迁徙


http://www.jslib.org.cn   2016-06-16 09:43:00    

 

    宗族作为中国古代社会的基本单元,具有血缘结构和政治结构的双重属性,在一定程度上承担着维持社会运行的基本职能,因而其发展变迁往往折射出时代的面貌和特点。5月14日,南图讲座邀请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湖南大学兼职研究员,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姚义斌老师,结合相关史实,带领各位市民一起梳理和讨论中国历史上重要的宗族迁徙的原因、规律及其影响。
    讲座伊始,姚老师就矫正了大家的概念,宗族不同于民族。民族是一个较为现代的概念,“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而宗族的概念在中国早已有之,“宗”:“宗者尊也。为先祖主者,宗人之所尊也。……大宗能率小宗,小宗能率群弟,通其有无,所以纪理族人者也。”“族”:“族者何也?族者凑也,聚也,……一家有吉,百家聚之,合而为亲,生相亲爱,死相哀痛,有合聚之道,故谓之族。”族是有男性血缘关系的家庭聚合体。简单来说,宗族是指有血缘关系,有共同祭祀供主的群体。姚老师强调,宗族也不同于家族。家族一般指五服之内,是宗族的组成部分。同时,宗族迁徙不等于民族迁徙,中国历史上几乎没有过整个民族迁徙的实例。而宗族迁徙也不等于移民。
    接着,姚老师着重为市民们梳理了中国古代宗族发展的几个阶段。首先是先秦典型宗族制时代,这一时期宗族的特征在于其只存在于上层贵族之中;大、小宗区分明确;只有大宗享有祭祀权。可以说在这一时期,祭祀权成为了维持分封制的基础。汉晋之间的宗族处于扩张时代,其原因在于秦汉战争多,政治变化大,产生了很多新贵族。首当其冲的是军功制度,很多人由于战功成为了新晋贵族;而两汉外戚则通过裙带关系晋升为贵族;当时的任官制度使得一批底层人民得以跻身官僚之列,将宗族发扬光大。这个时期宗族的特征有:1、大宗族依然享有政治特权;2、大宗族大都聚族而居;3、名门望族和普通庶民阶层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士庶天隔。到了南北朝至五代时期,传统宗族形式结构迭遭打击,形式发生改变,开始走向民间化的时代。宋元时期是大官僚宗族时期,由于时局开始相对稳定,宗族概念被大官僚重新重视。明清时期,宗族开始民间化、基层政权化。近代以来,是宗族宗亲化的时代,血缘关系、组织力逐渐弱化。
    姚老师将历史上的宗族迁徙分成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可概括为三皇五帝时代的宗族迁徙造就了华夏民族核心。第二阶段,周代的分封与宗法制度确立,形成“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开始了宗族的巩固与华夏民族的扩张。第三阶段则是华夏民族的混同与交融——魏晋南北朝的宗族迁徙,这一阶段,少数民族内迁,而汉人开始南迁。中原豪族迁往凉州,中原豪族迁往东北(辽西),北方豪族迁往建业,中原豪族迁往蜀地。第四阶段,唐宋时代战乱影响下的宗族南迁。第五阶段,明清政府主导和自发性迁徙并行。
  对于宗族迁徙的原因,姚老师也做出了相应总结:自然环境灾害(洪水、气候变化);战争(外族入侵、内战);政权强制迁徙(屯垦、驻军、强制移民);民间自发迁徙(异地为官、异地经商、其它原因导致的迁徙)。关于宗族迁徙的影响,姚义斌教授认为是多方面的,主要可总结为:1、开疆拓土的先锋和重要维护力量;2、汉民族扩大,宗族增多;2、宗族形态扩张,其“家国同构”使之成为维护政权稳定的重要补充;3、汉民族壮大,成为多民族共同体中的“锚石”;4、促进了周边地区的开发;5、汉文化形态和内涵的丰富。
  整场讲座反响热烈,市民朋友纷纷表示希望姚老师能够有机会再次讲详尽些。(田梓)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