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崛起中的大国外交


http://www.jslib.org.cn   2017-01-04 14:29:00    

 

  崛起中的中国,在身份和利益的许多方面具有双重性,甚至是矛盾的。我们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又是一个发达国家;是一个穷国、弱国,又是一个富国、强国;是一个普通国家,又是一个超级大国,而且越来越像一个超级大国,弱的一面却越来越被忽略了。那么我们中国周边外交面临的主要挑战以及中国周边外交的战略选择究竟有哪些呢? 2016年12月24日上午,南京图书馆特邀南京理工大学大学教授陈橹老师,带领听众去了解崛起中的中国的外交问题。
  讲座开始陈教授谈到,正确的外交,能够使我们获得在世界上应有的地位和尊严。很高兴有机会向大家表达自己对一些公共话题的看法。外交是当然的公共话题,既然是公共话题,题目一般就很大,所以在进入正题之前,需要先从话题的背景讲起。俗话说打铁先要自己硬,知识分子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当我们说自己外部环境的时候,就要先上下左右看一看。说到我们自己国家的内政和外交时,我们应该回顾历史,再看看现实。现在世界上都在议论中国崛起的话题,我们新的领导集体也不断地说“中国梦”,那么中国是已经崛起了还是处于崛起的过程之中呢?现在国际上尤其是日本人把当下中国与100多年前的德国相比,我们知道100多年前崛起的德国因为不满意当时的世界秩序而挑起了世界大战。日本人的这种比较不能说没有依据,如中国经济的规模,与40年前比较,是那时的300多倍,普通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确实是翻天覆地的进步。但如果清醒地反思,我们可以断言,当下中国的国际处境,还远远比不上100多年前的德国。比如从国家统一问题、内部人民对于国家和制度的认同感,以及经济文化的发展现状等具体问题来看,中国目前是处于崛起的过程之中,还远远没有实现真正的崛起。
  接下来,陈教授谈到了中国的外交困局。中国外交有世界最为内敛的特征,没有完全"摆平"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在中国与其他大国干仗时能够拿枪跟随并肩战斗的伙伴,周边(除巴基斯坦外)都存在不稳定不安全因素。最明显也是最尴尬的是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困境,中国耗费了无限资源和热情的南北双方都不接受中国。我们无法对周边国家提供安全信心,周边国家对我们也没有信心,虽然经济贸易数量巨大,但在与美国的对决中,多数国家最终还是选择站在美国一边,新加坡、澳洲、日本,尤其是韩国,甚至越南,还有我们也不能对菲律宾新政府的转变期望太高,很有可能也是向中国要价的姿态。去年的菲律宾就南海问题搞的所谓仲裁,我们耗费了大量外交资源,争取到不少国家的支持,但要注意,这种支持并不是说他们支持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立场,而是支持不要单方面提起仲裁。与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俄国相比,这种内敛的特征极端明显,俄国的邻居都害怕它,外国与俄罗斯有争议的领土都在俄控制之下(北方四岛、南阿布哈兹、克里米亚、黑瞎子岛),而外国与中国有争议的领土几乎都不在中国控制之下(钓鱼岛、苏岩礁、黑瞎子岛、藏南、大多数南沙岛屿)。虽然说现在的历史条件和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作为一个强权崛起的时候非常不一样,今天全球经济是以知识为基础的跨国经济,全球经济的发展和武器的进步使得过去以武力夺取领土和征服别国的模式基本上不再时兴。所以,一个国家不能随便用这些军事实力解决麻烦。大国崛起意味着实力对比的此消彼长,大国在国际社会中崛起的过程也伴随着国际权力的重新分配甚至国际格局、体系的变革。西方和日本许多人相信,已有历史反复证明大国之间的博弈都是零和博弈,你死我活,难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远看有希波战争、波罗本尼撒战争,近看有两次世界大战、冷战等。但这一说法不完全符合事实,如17世纪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权力交接、20世纪英国与美国的权力交接,都不是通过作战实现的。不管中国崛起后的外交博弈是不是能够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大国的崛起需要宏观的外交大战略,战略的合理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崛起能否成功。
  最后,陈教授谈到了对外关系中的具体问题。他说,有人形容现代中国的处境:“身高力壮东张西望,钱包鼓鼓六神无主”。对于进入国际秩序才100多年,身负5000年包袱和信心,又被压抑了100多年,现在刚刚能够直起身来的中国,出现这种状况是自然的。但总是长期处于这种状况中则是不应该的,我们应该尽快从这种状况中摆脱出来,向历史上和现实中的大国学习,借鉴他们的经验。从全局上影响中国走向的目前有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西欧国家只能在局部上影响,越南、菲律宾更只是癣疥之患。陈教授强调说,一个大国,有世界雄心的大国,必须着眼长远,尽可能地化敌为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对象,在未来与美国的战略竞争或结构性摩擦中,中国外交谋略要得当。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中国人有个惯性思维是:你对别人好,别人一定对你好,其实这是一厢情愿,正解是:你对别人好,别人不一定对你好,你对别人不好,别人一定对你不好,所以不卑不亢对人最好。要知道,国际关系与人际关系有很大的差别,国家实力是其国际地位的基础,古人云: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所以考验中国政治家们外交智慧的问题是,如何在复杂的、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格局中,实现中国的崛起。中国的政治制度与西方国家完全不同,但这并不影响合作发展,要知道现在中国还没有强大到令人敬畏,还缺乏国际号召力和道义感召力,所幸主政者头脑清醒,30多年来在外交上没有发生严重失误,注意到对外要管控危机,有所作为,但不强力挑战当前的世界秩序,主要工作的关键在于内部进行有秩序的政治改革,理顺国家与社会、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我们的敌人主要在国内,只要战胜了国内的敌人,主要是贪腐官员、民族分裂势力、阻碍进行深度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战胜了这些敌人,通过深度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改革,外部的任何敌人都不在话下,就能够实现民族的真正崛起。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由于大家各有自己的工作家庭,都不是专业研究者,所知有限,因此面对这种比较专业的问题,应该多听取专家的意见,听取各自不同的意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关心世界和国家大事,同时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不要人云亦云,保持清醒头脑,这样才会产生基本正确的思想,正确地看待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理性地爱国。一个国家内政修好了,外交才有底气和力量。所以我们老百姓都应该埋头做好自己的本分,做好人,做好事情,就是对国家的支持。
  整场讲座,陈教授以其饱满的激情、睿智的思想,将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使得现场听众深受感染,充分领悟到了理性爱国的途径和方法。(秦志华)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