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首页 > 网上报告厅 > 讲座览胜  

阆苑与仙葩
——红楼梦的园林与植物赏析


http://www.jslib.org.cn   2017-03-06 15:51:00    

 

  《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长篇小说。它以一个贵族家庭为中心展开了一幅广阔的社会历史图景。如何来解红楼梦,不妨通过大观园,大观园在前80回中占了64回,作为红楼梦主要人物的活动场所和重要情节的展开场所,诸如大观园试才、元妃省亲、刘姥姥游园等前后历次情节涉及到的景点,都能相互吻合,丝丝入扣,这便真的让人不能不赞叹其构思之精巧。构造了这个“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园林,写的如此和谐完美,这么美不胜收,令人叹为观止。元月二十一日,园林文化专家,高级工程师林小峰做客“南图讲座”,主讲《阆苑与仙葩——红楼梦的园林与植物赏析》。
  林老师首先谈到了大观园的原型。这是学术界争议的一个问题,北京的专家学者认为大观园的原型在北京,北京的什刹海、恭王府、醇王府、明国公府这四个地主都像大观园。还有很多人说是在南京,其中,说法最有影响力的是袁枚。江宁织造署与北京的王府有相当近似的一些特征,主要是组群排列的格局和兼容南北的建筑式样。如荣国府“三间兽头大门”,是北京王府外门形制。贾赦宅“黑油大门”,清代三品以下官用黑油漆;荣国府中的厢房鹿顶耳房钻山,这是只有北京才有的做法;穿堂、抱厦、倒座厅、暖阁,也都是北京大宅院常见的形式等。从作者曹雪芹经历来看,其聪明早熟,对幼年在江宁的生活环境必有清晰记忆,到北京后,经常出入恩主怡亲王府和亲戚平郡王府。因此,以作者熟悉的自家宅第为蓝本,又结合北京王府的特点创作出荣国府也是很自然的事。曹雪芹的朋友富察明义在《题红楼梦》诗题下有注云:“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袁枚在《随园诗话》中也说:“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随园当年号称三百亩,《盔山志》中云:“天下所称名园也”。大观园在《红楼梦》里无论是索隐派,还是考证派,都以为曹雪芹描写大观园必有一个具体可认的原型来参照,因此竭尽全力从《红楼梦》之外的东南西北诸方面去搜觅。然而,无论是“随园说”、“恭王府说”,还是“江宁织造说”,都违反了一个简单而清楚的事实:《红楼梦》是一部小说,虚构是小说的核心要素之一 ,就像绛珠草一样无法考证。所以不必纠结焦虑于具体一处,因为本来就不是一处。
  接着,林老师阐述了大观园的由来,他说,贾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大观园是为元妃省亲而建的,是经太上皇、皇太后下了旨意、由皇帝“特降谕诸椒房贵戚”批准的在建项目,大观园之名也是元妃所赐。元春看了后,作诗形容:“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赐大观名。”
  最后,林老师重点分析了大观园的布局和其寓意。他说,从馆舍布置服从功能分区的角度大观园的布局是极其合理的。怡红院与潇湘馆在大岛之南,分列礼仪建筑中轴线东西,相隔很近,便于宝黛二人交流感情,为宝黛朝夕相处提供了条件;蘅芜苑在之北,靠大主山,距离远,反映作者的主观意图;稻香村则“柴门临水稻花香”,黄泥墙头,纸窗木塌,朴实无华,与寡妇李纨身份性格吻合;紫菱洲水“岸上蓼花苇叶,池内翠荇香菱”。水生植物多半柔弱,顺水而漂,诠释了迎春懦弱无能的性格;秋爽斋“梧桐芭蕉尽有”,体现出秋天的“爽”字,也衬托出探春的豪爽的性格;拢翠庵位于湖区偏北外岸的位置,寺庙和凹晶馆、凸碧堂相近为第76回留伏笔,且“有十数枝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也是妙玉孤傲性格的物化。大观园是皇家与私家园林的结合,大观园核心建筑它本是元妃省亲之用,因而严格遵守“礼”的规范。“礼”对建筑的约束,首先是在建筑类型上形成一整套礼制规范系列,并将其作为传统建筑的规范加以保持。在大观园所有建筑中,正殿即嘉荫堂,前楼后堂,两厢配殿,围成中国特有的四合院,前楼下层是穿堂,上层是戏台,后堂前面有月台,是贾家排班朝见元妃的地方。正殿前楼与左右飞楼、斜楼都有元妃提名,装饰豪华之极,铺张之极,可见正堂地位之重要。
  林老师指出,大观园是曹雪芹笔下、眼中和心里最清静的女儿园,是现实世界的世外桃源,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创造的干净的世界、有情的世界、理想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与园林的精神以及艺术特质高度吻合,《红楼梦》也便成为中国古代文学与古典园林最完美的结合。(王斐)



责编:


 
版权所有:南京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邮编:210018   电话:84356000
苏ICP备05016133号-1  公安备案号: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  站内导航